参与的媒体记者过多
2018-07-23 16:2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质疑:参观后,归真堂要求记者填写调查表,表明对“活熊取胆”的态度,是否是公关手段?

质疑:除了指定熊舍,其他大门紧锁,不允许参观。因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质疑:记者并非专业人士,现场却无人讲解,导致参观遇到问题时一头雾水。

质疑:让媒体记者集体过来是宣传手段,为了作秀,因为记者都是领了车马费的。

质疑:黑熊取胆时看似平静,一个劲低头吃东西,是因为注射了麻醉药。

回应:事先有人散布“麻醉熊”、“样板熊”、“样板间”的说法,本次开放就是想让大家在全部养殖基地内自由参观,独立观察。体现我们不去刻意安排的决心和想法。

这是20年来首次大规模的黑熊养殖基地可对外公开开放,参与的媒体记者过多,也是为了照顾到每一位到场记者都可以近距离不拥挤地观察到取胆的过程。

质疑:在参观过程中,确实有黑熊发出声声嚎叫,听起来是因为痛苦。

回应:就归真堂而言,是创建以来的首次大规模开放。为以后的工作更好地集聚经验,我们设计了这个调查表,并无争取舆论之意。

回应:为确保防疫的要求,对外开放的熊舍消毒工作要持续进行3天以上。先前的活动规划是100人,后来在开放前一天放宽了考察报名的条件,使22日的考察人数超过200人。因时间所限,其他熊舍无法达到开放所需的防疫标准。因此,不能让大家随意进入参观。

质疑:亚洲动物基金(aaf)对外事务部总监张小海、创始人谢罗便臣、兽医、病理学家等人赶到福建惠安,提前到达指定集合地点,却被告知不得进入熊场。

回应:本次活动的参与媒体都是通过自愿报名自理差旅费的,我们也没有给任何一家媒体记者提供车马费。

回应:aaf的张小海先生带着几位外国人突然造访且没有按照活动规定进行登记,所以经过紧急请示后,考虑到aaf的特殊性,经有关部门同意,决定在22日下午破例为aaf专程开放熊场,并通过电话邀请。张小海先生自己没有接受这一建议。

回应:家养黑熊并没有蜕化到连叫声都消失的地步,嚎叫是它们彼此交流和自己情绪发泄的形式。把黑熊的嚎叫臆想成黑熊引流胆汁时候的痛苦是对动物习性的不理解。

回应:养殖基地的黑熊排胆及人工引流的时间是相对固定的,有既定的时间段。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hinalifegl.cn六台宝典,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一句玄机解特码2018版权所有